您的位置:中国家长网/父母阅读/夏山学校创办人尼尔:教育的意义在于帮孩子追求幸福

夏山学校创办人尼尔:教育的意义在于帮孩子追求幸福



试想一下有这样一所学校——“在那里,爬树和搭个小窝的重要性绝不亚于分数。在那里,如果想的话,你可以冲着老师大喊大叫。在那里,规范日常生活的各项规定是由大家一起民主协定的。在那里,如果孩子想的话,他们可以整天玩耍……”

对于这所学校的故事,你有可能喜欢也有可能不喜欢,但只要你在养育自己的孩子,或者从事儿童教育的工作,或者还记得自己孩提时代的样子,那么,读完这本《夏山学校》一定会改变你看待童年与教育孩子的方式。
《夏山学校》一书的作者尼尔是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,他创办于1921年的夏山学校,是因材施教的典范,被誉为“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”。尼尔有一句名言:“让学校适应学生,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”,这本书被美国600多所大学指定为教育必读书。



关于自己的办学理念,尼尔是这样说的:

为什么孩子上学之后,自由快乐就与他们无缘了,有些学生甚至厌学、自卑、叛逆,成了家长和老师眼中的“问题学生?追根究底,这是学校的原因,许多学校都严重地束缚了孩子们的思想。孩子应该按照他们自己的意志生活,而不是望子成龙的父母或自以为是的教育家的看法,家长与教师的关心和指导只会造就一些机器人……

我相信生命的意义在于追求幸福,在于寻找兴趣。教育是为人生作的准备,我们这样的文化不算成功,我们的教育、政治和经济都在引导我们走上战争的道路。我们的医药无法完全征服疾病,我们的宗教没有消除高利贷和抢劫,我们鼓吹的人道主义依然默许野蛮的打猎。时代的进步只是机械的进步——无线电、电视和喷气机的进步。今日的世界,战争的威胁日益增加,因为人类的社会良知还是极为原始的。



假如喜欢发问,我们可以问问下列难以回答的问题:为什么人类好像比其他动物有更多的病?为什么人类在战争中互相残杀而其他动物却不?为什么有那么多自杀事件?为什么性是猥亵和低级趣味?为什么……1000个关于我们这虚伪的文明社会的“为什么”。我问这些问题,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——和小孩打交道的职业。我问这些问题,是因为老师经常问的关于学校课程的问题都是无关紧要的。我要问,讨论法文和古代史有什么好处?它们的价值和人生重要的基本问题——“追求幸福”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。

我们的教育中有多少真的有价值,真能让孩子表现他们自己?手工大都是在一个专家的监督下依样画葫芦。即使以游戏指导闻名的蒙特梭利制度来说吧,那种方式只是人为地使孩子从做事中学习,并无创造性。



在家里,孩子永远处于被动地位。每一个家庭中至少有一个长不大的成人,会自告奋勇地教汤姆怎样玩他的电动火车;当摇篮里的婴儿想看墙上的东西时,一定会有人抱他起来。有谁会觉得,当我们教小汤姆怎样玩他的玩具时,我们便剥夺了他生命中最大的快乐——发现的快乐和征服困难的快乐?是我们让孩子相信他们不行,必须依赖大人。

父母不能了解学校里书本是多么不重要。小孩和大人一样,只能学会他们喜欢学的东西。所有的奖品、分数和考试都妨碍正常性格的发展,只有书呆子才会认为从书本上学习也算教育。书本是学校中最不重要的一部分,学生需要的只是读、写、算,其余的是工具、泥巴、运动、戏剧、图画和自由。对大多数青少年而言,学校课程不过是在浪费时间、精力和耐心,它剥夺了孩子们最重要的玩耍的权利,造就的不过是一批小老头而已。



在师范学院或大学里对学生讲课时,我常常对这些满腹无用知识的青年男女的幼稚感到惊讶。他们知道得很多,辩论对答如流,古文出口成章,但他们对人生的看法却幼稚如婴儿。他们只被教给怎样了解,但未学到怎样感受。这些学生们很友善、和气和热心,但缺乏情感因素和使思想臣服于情感的能力。我介绍给他们一个陌生的感情世界。一般教科书很少提及人性、爱、自由或者自由意志,这种教育制度如果继续下去,只会让人继续分离知识与感情。

虽然学生应该学习数学、历史、地理、一些科学、一点点艺术和不可或缺的文学,这已成定论,但我们也应该知道,普通小孩对这些科目都不大感兴趣。在夏山的每一个新生那里,我都得到证明。当他们知道学校是自由的,每个人都雀跃不已:“哈哈!你不会逼我做无聊的算术和其余那些功课了吧?”



我并不是不重视读书,但读书应该放在游戏之后,学校也不应该以游戏方式来使读书更诱人。读书的重要性虽然是不可否认的,但也要看人而定,行行出状元。着名的芭蕾演员、编导尼金斯基在圣彼得堡时,起初因未通过考试而不能参加国家芭蕾舞团。他学不会一般课程,因为他根本心不在焉。幸亏后来有人作弊,把答案和试卷一起给他——至少他的传记上是这么写的。假如尼金斯基因考试不合格而不能学芭蕾的话,对世界该是多么大的一个损失啊!

有创造才能的人之所以学习,是因为他们的才能和天分需要表现的媒介。不知道有多少创造才能,在以读死书为重的教育制度下被牺牲掉了。

不久以前,我在哥本哈根遇见一个14岁的女孩,她曾经在夏山呆过3年,而且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。“我想你在你们英文班上是第一名吧?”我说。她做了一个鬼脸,“不,我是最差的,因为我不懂英语语法。”她说。我想这句话是成人所谓教育的最佳写照。



那些不热心的学生在训练之下念完大学,将来成为没有想象力的老师、平庸的医生和无能的律师,他们本来也许是上等的技工、顶呱呱的泥瓦匠或第一流的警察。

在夏山,我们发现差不多到15岁才能专心或愿意念书的孩子,几乎都对机械有兴趣,而且以后会变成好工程师或电机工。我不敢劝不读书的女孩上课,尤其是数学和物理这两门课,因为她们常常花许多时间做女红,有些人后来便做缝纫或设计工作。让一个适合做裁缝的人学习不等方程式或波耳定律,实在荒唐。

假如一个老师不让小孩玩泥巴,而且告诉他“河岸会因此决堤”的大道理,他的目的何在?哪个小孩会关心河岸决堤?有些所谓的教育家只让小孩受教育,而不管教的是什么。现在一般的学校与批量生产的工厂并没有分别,教师除了教学,以及相信教学本身是最重要的以外,又能做些什么呢?教室的墙壁像是牢狱一样的建筑,它们限制教师的视野,而使他们不能看清楚教育的真谛。教师只教育了孩子的头脑,却忽略了极其重要的情感领域。

推荐视频

推荐图书

作者:陆传文
出 版 社:2016年1月
定 价:40.00元
图书简介:

改变青少年命运的28次品格对话

推荐文章

最新评论